11.10.2014

2013的夏天,我與父親告別。

2013的夏天,我與父親告別。

4/28爸爸和媽媽一如往常的到花蓮與我們相見,好久沒見到了,大家都好開心。
4/30爸爸暈眩嚴重,到台東馬偕醫院掛急診。
5/02住院三天仍有頭暈,醫生照了腦部斷層及其他血液檢查等,診斷是[感冒]引起的暈眩,開藥回家休息。返家後的父親仍不舒服。但他說那個週末(5/3)要到花蓮看我們。

5/27邱宗朗醫師開刀,歷時17小時。
5/28凌晨手術完成,入加護病房觀察。下午開始恢復意識。傍晚探房時間去看父親,已經拔除呼吸器,可以自體呼吸。
5/29(三)父親可以自己進食,胃口不錯,除了醫院的專門餐食,母親會補上燙青菜或爸爸愛吃愛喝的湯品。
5/30(四)拔除防止腦部滲血的引流管線。
6/01(五)拔除防止腦部積水的引流管線。
6/04(二)轉入普通病房休養。
6/05(三)父親意識模糊,好像精神沒很好。力行叔和我和E都在,E還幫父親剪了指甲。
6/06(四)四叔來了,但父親持續昏睡,傍晚醫生發現父親疑似腦部積水,故晚間八點十分緊急開刀。原本預計2.5小時可以完成的手術,整整做了四個半小時。因為父親腦內還有腫瘤,需要找到最好的路徑穿刺,因此花了很久時間。
6/07(五)因工作故,晚上我才去看父親。護士正好進行鼻胃管餵食。意識有,但很模糊。和團隊醫師聊到父親的術後狀況。新的引流管有作用,需要時間等待。
6/08(六)上午和下午各有一次會客時間。呼吸器+鼻胃管都在。
6/09(日)上午和下午各有一次會客時間。呼吸器+鼻胃管都在。父親看見我和母親血壓與心跳都飆高。他緊緊的握住我的手,力氣大到我好痛。護士說剛剛幫父親擦澡,他完全不會有握緊雙手的動作,顯然這個握手是有意識的,只針對的我們母女倆。雙腳無力,無法按照醫護的指令進行動作。我問醫生,這是純粹體力關係,還是有其他可能?醫生說,要觀察,不排除其他可能。
.
.
.
.
8/14(三)凌晨四點,呼吸照護中心打電話來,父親病好了,管線儀器都已移除。我陪母親到慈濟醫院,連絡了救護車;母親陪伴著父親的大體回到台東。我走到呼吸照護中心看見父親,那軀殼的確叫做遺體了,因為父親的靈魂似乎已經漸漸抽離。那已不是瘦骨嶙峋可以形容。那的確是個殼子,父親不在裡面了。

從此,父親在我心裡,在我美好的回憶裡,在家人每一次的聚會裡。